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重归黄金年代 正文卷 第三百九十八章 不合格的老好人

作者:夜深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2-09-23 11:30:30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y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yzw.com


随机推荐:秦爷的小祖宗是真大佬 福晋 签到种田,我在流放路上当团宠 高手下山:我的绝美师姐 情错人过 鱼游天际 极光之意 我有个流量系统 

    “你……你这个老贾,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听完贾凡的讲述,汤科长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自己惹下的麻烦我们好不容易给你擦了屁股,现在刚消停你又给自己找事?老贾啊老贾,你也老大不小了,要论岁数我还得喊你一声老大哥,可是你瞧瞧你自己做的这些破事……。”

    “老汤,我知道,我知道,可这事也不能怪我呀,我是一片好心……。”贾凡愁着脸叹着气,蒙头抽着烟。

    宋援朝有些不解,目光朝汤科长望去,汤科长气呼呼的一副样子也不似作伪,看来贾凡这个事让他很生气。

    “你说说,这些年你在一分厂当厂长给总厂添了多少麻烦?如果一分厂你这边搞的好也就算了,可问题是现在一分厂的效益越来越差,每年总厂要在一分厂贴多少钱进去?贴钱不说,还经常出幺蛾子,对了,我们刚才在楼下还碰到一个工人,我问他你在不在办公室,你知道他怎么回的我?”

    贾凡抬头看向汤科长带着询问。

    汤科长用力拍着茶几愤怒道:“这家伙说领导在哪里他怎么知道,问我是不是没长脚不会自己去找?对了,还骂我一句好狗不挡道!老贾啊!总厂把一分厂交给你负责,你就是这么负责的?把下面的职工给惯成这样,全厂上下有那个干部像你这么当领导的?怎么着?还委屈了?你现在被人骂活该!完全是你自找的!”

    贾凡的脑袋又耷拉了下来,吧嗒吧嗒抽着烟,憋了半天说道:“我是厂长,总不能看着大家有难处袖手旁观吧?当领导的总得为群众着想,我都是为了大家呀……。”

    “行了!又是这么一套,这话你说了多少遍了?”汤科长反问道:“你是一分厂的厂长,不是职工的家长!作为厂长你要对厂子负责,把你放在这个位置是要做正事的,把工作做好了,把厂子给搞好了,这才是你的本职工作。你看看你这两年干的都是什么破事?厂子不好好管,天天折腾些鸡毛蒜皮,到处卖人情当好人,怎么着?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能呀?把什么事全往自己身上揽,有多大肚子吃多少饭的道理不明白?还用厂子的名义?我看你不应该当这个厂长,应该去街道当革委会主任去……不!现在也没革委会了,叫街道办主任了。”

    汤科长今天的火气特别大,一直以来在宋援朝的印象里汤科长总是一副八面玲珑的样子,可没想到他会发这样大的火。

    一时间,宋援朝觉得汤科长是不是对贾凡有些过了,毕竟从刚才贾凡说的那件事来看,贾凡其实并没做错了什么,可汤科长一听后就发火了。

    “老汤,抽支烟,消消火。”宋援朝递了支烟给汤科长。

    汤科长接过烟点上,火气稍下去了些,再看了一眼闷声不响的贾凡,汤科长忍不住又皱起了眉头。

    “这些事等会再和你算账,今天是过来宣布宋副厂长分管一分厂的大事,这样,你马上亲自去通知一下全厂职工,做下准备,一小时后我们在食堂开会。”汤科长如此说道,贾凡连忙起身,说了一句我去通知的话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等贾凡离开了办公室,看着关上的门,汤科长长叹一声摇了摇头。

    “宋厂,对不住了,刚才实在是没憋住……。”

    “没事,人总有脾气,没脾气的还叫人?”宋援朝微笑着说了这么一句,接着试探询问道:“对了,你刚才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老贾究竟怎么了?”

    “哎,一言难尽呀。”汤科长无奈摇头,既然贾凡已经出去了,汤科长也就没了顾虑实话实说。

    其实有些话汤科长原本是不想说的,可今天已经碰上了,而且为了贾凡的事一下子火大没憋住,宋援朝就在身边,如果不给宋援朝一个解释很不合适,所以汤科长也就仔细说了起来。

    之前说过贾凡这人是老好人,人品不差,但偏偏他不是当领导尤其是当一把手的人。

    正如汤科长刚才骂的那样,贾凡担任一分厂厂长后并没有把所有精力放在如何好好经营上面,反而每天都在折腾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而且贾凡有个臭毛病,就是好人做惯了,无论他有无能力都会下意识地去帮助别人,如果是普通人也就罢了,可他是一分厂的厂长啊,由于一分厂和普通车间的性质不同,相比车间一分厂是有相对独立性的,所以贾凡手上还是有些权利的。

    就这样,贾凡这两年来给下面职工包括职工的亲属办了不少事,起初还好,都在范围之内,可后来贾凡越来越过分,甚至用工厂的职权给他们办事,却根本不考虑这么做的后果。

    老话说的好,升米恩斗米仇,这个世界上好心办坏事的情况不少,何况贾凡办事的时候根本不过脑子,就凭着他一时冲动或者怜悯对方不计后果地就爽快答应下来,这样办事如何不出事?

    之前临时工出问题就是这样,一分厂在职职工包括贾凡在内一共是131人,可出事前居然私下招了23个临时工。

    临时工的比例在整个厂子里占了很大一块,要知道连总厂进临时工也都是有限制的,2200多人的总厂去年也就进了5个临时工进厂,其中3个现在安排在食堂,2个在仓库上班,至于再多总厂也安排不下。

    可看看贾凡干的这些,私下招收的临时工人数几乎是总厂的五倍,况且一分厂的效益本来就不好,一年到头生产不饱和,很多时间都已经处于半停产状态了,连正式工大多时间都无所事事,更不用说那些临时工了。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如果说这些临时工里只是何茂勇的两个儿子这样的话那还马马虎虎能说得过去,但问题在于许多临时工根本就不是本厂职工的子弟,其中有些是职工拐弯抹角的亲戚朋友什么的,凡是有求到贾凡这边的,说几句好话,当面哭两嗓子,再流几滴猫尿,贾凡就会心软,心一软就不考虑后果把人给弄进来。

    贾凡这么做不仅仅是所谓的好人了,在汤科长眼里等于“滥好人”,他的作为不仅违背了企业的规定,属于私下擅自行为,损害的也是一分厂全体职工的利益。

    由于临时工的人数太多,一分厂效益又不好,使得总厂每个月都要往一分厂这边贴钱,再加上一分厂又没什么活,每天上班大家基本无所事事,正式工临时工拿的工资又差不多,这反而造成了一些正式工人的极度不满,导致吃大锅饭混日子。

    此外,这些临时工里也良莠不齐,有几个家伙不仅本就是游手好闲的混子,手脚还不干净。看厂里管理松散就动起了歪脑筋,起初只是占点小便宜,到后来直接干起了偷盗东西的勾当来。

    前些时候一天半夜联防队在附近抓到几个蹬三轮鬼鬼祟祟的家伙,三轮里装着全都是一分厂生产的成品汽水,足足有好几百瓶。

    带回去一审才知道这些家伙都是一分厂的临时工,趁着半夜厂子里就一个看大门的大爷,几个家伙从后面翻墙进来把东西给弄出去打算送到郊区卖了换钱,没想运气不好刚得手不到十分钟就给巡逻的联防队给逮住了。

    这个事第二天一早就通报到了南都总厂那边,得知消息后南都总厂就派了保卫科科长和劳资科的人过来处理,等到了一分厂才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回去后一汇报给江大海和顾平,一二把手当成气得不轻,直接宣布一分厂擅自招来的临时工因为不符合规定全部走人,就这样之后又闹出了受牵连的临时工闹事的事来,为了这个事劳资科三天两头派人来处理,弄得汤科长焦头烂额。

    “不光这个事,这些年老贾做的过分的事不少,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怎么想的,明明没这个能耐还特别喜欢往自己身上揽事,总厂包括我在内不知道给他擦了多少次屁股了。”

    狠狠抽了口烟,把快抽完的烟屁股在烟缸里用力掐灭,汤科长无奈道:“其实有句话我不应该说的,总厂早就琢磨着让老贾让位了,他这次自己打病退报告也好,估计老贾自己都明白再这么下去他也熬不住了。”

    “这回书记和厂子让您来负责一分厂,宋厂,您责任重大呀,可千万千万别和老贾一样,要不然这一分厂再这么下去就……。”

    明白了,全明白了。

    宋援朝心里彻底清楚了,看来一分厂的主要问题不仅是管理问题,更多的问题是在厂长贾凡的身上。

    汤科长今天说的这些话也算是肺腑之言了,作为江大海的心腹,他原本不应该和宋援朝交代的这么清楚的,可现在他却一五一十给他说了个明白。虽然说的晚了些,可总比宋援朝正式接手后才慢慢了解来得强,对此宋援朝还是很感激汤科长的。

    对于贾凡这个人,宋援朝也不知道说他什么好。无论其他人对贾凡如何评论,包括对他所谓的“好人”的感官来说,可在宋援朝的眼里贾凡作为领导尤其是一分厂的一把手根本不合格。

    假如可以打分,100分的话贾凡连30分恐怕都打不到。

    经营能力是一个问题,情商更是一个问题。一个既没有能力又没有情商的人当一把手,这个企业怎么能搞得好?一分厂这两年效益一年比一年差,厂子里的风气也烂到了根,这些责任完全在贾凡身上。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y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y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