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九天次元 正文卷 第三章 觉醒血脉

作者:情急急急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2-01-20 00:43:28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y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yzw.com


随机推荐:无月时代 联邦武夫 当上帝重新开始进化 山那边的领主 我召唤了哥斯拉 百家逐道 时空行者在都市 寒剑之心 

    余浪愕然发现周围的场景消融了,化成一座座冰山。

    目光所及之所,全是冰晶。这里只有单一的颜色,没有天空也没有地面。天地间好像变成模糊的概念。他感觉自己的衣物被尽数褪去,在极寒的冰中一丝不挂,像刚出生的孩童一样。

    他却感觉不到寒冷。

    蓦然,他看到了一双眼睛。这双眼睛是横跨在这个冰的世界中,包囊万物。银蓝色的瞳孔散发着摄人的光泽。

    他感觉到窒息般的恐惧。

    他开始止不住地嚎啕大哭。

    在这双眼睛之下,他好像什么都不剩下。一切想法都被尽数读取。

    雪瑶一脸吃惊地看着扑倒在地大哭的余浪,心中暗暗发凉:这就是顶级强者的精神力吗,仅仅靠眼神就可以进入对方的精神世界。

    冰灵帝依旧是面无表情,语气中带着些许失望:“雪灵皇,这家伙没啥问题。他的意志力和精神力非常薄弱。我已经进入他的精神世界,排查过他的来历了。”

    “他是穿越者?”雪灵皇询问道。

    “是吧。不过情况相对复杂一些。待回去我再与你探讨一下。”冰灵帝的声音也是冰冷无比,他目光投向雪瑶,“雪瑶,此事你可记得千万保密,超越你这个层次的事情还是少知道为好,免得惹来杀身之祸。”

    雪瑶暗暗抓了抓衣襟,点了点头。

    冰灵帝将目光再度投在余浪的身上,抬手一抓,余浪便被他抓握在半空中带走了。

    雪瑶抬头看向雪灵皇:“父皇,此事……”雪瑶这才发现一向面无表情的父皇此刻脸上居然阴晴不定,这个少年原来如此特别吗?

    雪灵皇悠悠一声长叹:“雪瑶你要知道,冰雪灵皇失踪已有些许时日。这个少年的来历不止是穿越者这么简单。这次你立下功劳了。”

    “到我这个境界,我能隐约感觉到,他与我们冰雪族有着密切的联系。既然冰灵帝已经确定他没什么问题了,日后你倒是可以与他结交。”

    余浪打量着四周,他恐惧的情绪已经缓和不少。

    这里是一个密闭的空间,晦涩的古老文字遍布墙壁,地面上是画满的蓝金色纹路。密室中央,是一个贴满繁奥符文的祭台。

    “我是冰子?”余浪虽害怕冰灵帝,却还是鼓起勇气问道。

    难道这就是主角的光环吗?冰子听起来蛮高大上的,得赶紧了解一些这个世界的相关常识。

    “冰雪血脉的赋予是凤毛麟角的,只有被选定的人才有资格成为冰子、冰女、雪子、雪女。他们都是冰雪的宠儿,血脉纯净与祖传的机甲契合度会达到一种恐怖的完美。一般来讲,冰雪族一代都是出现三到四个这样的人物。无不是族中天骄。”冰灵帝道,那冰冷的声音更像是在背诵——从这么冰山的人口中说出这么多话很难得。

    “那有没有可能出现冰和雪都达到100%的呢?”

    “冰雪族的族长,冰雪灵皇,便是如此。不过,他失踪了。曾经他也是一代传奇啊,要是有他在,今年的五大族争霸赛冰雪族也不会被挤出行列。”

    “说到五大族,人类有诸多族派,五大族便是人族的代表,最为强盛。争霸赛是资源之战,由人类最高一统势力靖宇举行,确定榜单,制定规则。”

    ……

    “原来是这样子。”余浪深知这些知识的重要性。

    在地球的时候他阅读过诸多穿越小说,明白自己现在要做的是一步一个脚印。只有先弄明白这一切,生存下去,继而才能考虑怎么回去的事情。

    “你身上有着我们冰雪一族的血脉,纯净度还很高。这足以证明你是属于我们之中的一份子,你愿意留在我们冰雪族吗?”冰灵帝神色漠然,淡淡地扫了余浪一眼。

    “好……好的。”余浪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完全没有回旋的余地。

    冰灵帝轻轻几句话,对余浪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他完全升不起一丝拒绝的念头。他甚至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

    “以你冰子的身份,觉醒了血脉,将会拥有极高的地位。穿越而来的你,六亲全无,不留在冰雪族,这天下乃大,也不见得有你的容身之处。”

    说罢,冰灵帝双手一横,双掌向前一拍,至寒的气息奔涌而出,余浪如坠冰窟——现实中也确实如此,他已经沉入了密室中心的祭台,那居然是一个小池。

    池中的水没有泛起一丝涟漪,水面折射着蓝晶的光晕。我们都知道水是无形无色的,这池中水却仿若有了自己的生命一般。

    余浪只觉得全身上下汗毛倒竖而起,连呼吸都开始变得缓慢了。意识开始渐渐变得模糊,只留下一个概念:冷!

    那是刺寒刮骨的冷,时间的流速仿佛变慢了。气温的低下使得周围分外安静。

    分明是美轮美奂的蓝色池水透着亮光——又哪有闲情去欣赏呢。

    此时此刻余浪已然忘了自己本身不会水。他只知道一件事。

    好冷。

    好冷。

    他太冷了。呼吸的气体在一瞬之间便是变成了冰沙。池中的他缓慢下沉,池水也是渐渐凝固结冰。

    “雪一脉的觉醒相对而言,是比冰一脉觉醒容易多了。雪也可以说是冰的一种,相当于被切碎的冰。”

    “他的意志和精神都太脆弱了,顺其自然吧。要是连血脉都觉醒不了,对于我而言也不具备任何价值,只是可惜了这天赋。”冰灵帝心中暗道。

    雪瑶一个人的宫殿中,少女低垂眼帘,笔直而立。

    “父皇他们都有所隐瞒,正常来讲,这一代已经有冰子了,为什么还会出现他呢?”雪瑶略微皱眉,惊人的美貌流露出一丝不解。

    “按照惯例,这一代四个族中天骄也刚好凑齐了。父皇他们未免也太心大了吧,居然还带他觉醒血脉。他们该不会真以为是冰雪灵皇在外面的私生子吧。穿越的事情也不愿与我多说,真是太可恶了,老把我当三岁小孩看。”

    雪瑶暗暗握紧了粉拳。

    这时,她眼前浮现出余浪害怕的模样:“那家伙倒是与族中大部分人不一样,有性格一点,族里的人就跟石头一样,说话都硬邦邦的,没感情。希望他可以觉醒吧,这可是我难得的玩具。”心中想着,雪瑶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

    余浪已然成了一块冰,在冰池之中,归属于千千万万冰。

    意识已然消亡。来自冰灵帝的一缕气息护住了他的潜意识和生命。

    这股气息也会渐渐消亡。余浪现在处于一个很奇妙的状态。

    通俗来讲的话,他在做梦。

    梦中他见到了父母,他兴高彩烈地同他们讲述着自己的开发创新,自己是如何获得竞赛的奖赏。机械类力、摩擦力和惯性力等一系列名词在其口中不断谈论,那可真是一个口若悬河,夸夸其谈。

    梦中他见到了他们,他被扯住了衣领,偌大的拳头在他的眼前放大,他的鼻血飞流直下,他却默不作声不敢反抗。在他们的言语羞辱中,在他们的肢体暴力中,在他们的笑声威胁中,他感觉到压抑。他无法站立,每每尝试站立而起的时候,他就再次被击倒在地。

    “为什么我要面对这种?”

    余浪不解,他自认为自己是好人,善意地对待每一个人。

    可这种事情为什么又要发生在自己身上?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y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yzw.com